哈科米专栏 | 比技巧更重要的,是一颗慈爱的心
文 | 睿心 2023-09-17

火烈鸟.jpg

  成为一位优秀的心理治疗师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比如扎实的专业知识、丰富的实践经验、出色的沟通能力、敏感的同理心……这些都有其重要性所在。

而在哈科米正念躯体疗法的创办人朗·克兹看来,一个优秀的心理治疗师更应该是慈爱的、专注当下的,以及细致入微的。



01 哈科米的精髓




哈科米独特的地方在于它邀请当事人进入内在观察的状态下进行体验。这些体验是特别设计来引发个人反应而带出他在潜意识里面的资料,如:深层的记忆潜藏的情绪、信念,会被带到意识及知觉的层面。
哈科米正念躯体疗法是一种ASD疗法,即“协助自我发现的方法”(Assisted Self Discovery)。
这种方法跟一般心理治疗的主要差异在于当事人需要有承诺参与,进入当下、自我关注的一种敏感的心理状态。
进行ASD训练的治疗师也同样需要有这种承诺,并且在个人方面需要有一些特定的个人特质。他们需要拥有一种慈爱与觉知的“爱的同在(loving presence)”状态。
这套方法建基于在内在观察的状态作体验,用以诱发情绪、记忆以及反应,可以协助我们了解影响个人无意识习惯行为下的潜在信念。
不过并不是每一位寻求帮助的人都适合用这套方法的。假如对方很紧张或是不能够集中,不完全了解这过程所需要的,那这治疗工作便需要多点准备工夫,否则便会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
我记得自己曾经去探望密宗尊者拉玛大师寻求启示。当时我很紧张,他叫我改天再来。因为如果我是这么紧张,什么都不可能会发生。
对治疗的工作也是一样。假如当事人能够进入内在观察并且明白这过程的一切,那这疗法会很奏效,而且会很快。




02  慈爱地专注于当下

那么,治疗师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承诺、素质与技巧呢?
其中最重要的是活出爱的同在。爱的同在融合了几种思想与习惯模式。它是一个整合的态度、情感状态及心灵的专注,热诚是主要的内涵。
保持关爱的态度与怀抱接纳对方是治疗首要的任务。至于怎样达到则是训练中最重要的部分。当然,有些人本来已经在这些方面拥有天分的,我发觉他们亦是最欣赏这个取向的人。
当然,除了慈爱的态度,专注当下的部分也很重要。
对一些人来说,要保持在当下是困难的。在当下的意思是把你的心思意念专注在你与当事人一起的当下、每一个时刻。
要训练自己做到这点,我们必须放弃往常最重要的习惯──也就是要透过对话问问题来收集数据的方式。我们要摒弃原先习惯性的做法。
这不是说谈话的方式不好,只不过如果我们要帮助对方自我发现的话,这些习惯会构成妨碍。假如你要在当下,那收集资料的做法便是一种不妥的做法。
所以你要训练自己不要过分受到想法、字句及对话的影响。当事人现在所经历的——不是他们叙述以前及有关他们的事)——才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




03 注意非语言讯息

哈科米要求我们专注在当事人的当下状态,无论当事人说的是什么,你的主要关注并非在此。
不错,我们偶尔会听到一些重要的事。能够注意到并记录下来是很好的。但是哈科米ASD取向有时所需的不是语言。
当你与别人面对面的时候,我们见到许多行为表现是语言讯息所不能够传递的。因此,我们需要收集两种非语言讯息。
第一种信息让我们了解当事人当下时时刻刻的经验,这种搜集信息的方式我们称之为追踪(tracking)。
我们追踪当事人当下经验的征兆,利用这些信息与当事人保持连结。这是让我们留在当下很重要的。
除了追踪,你要训练自己很快及直接的说出你所觉察到当事人当下的经验。我们称此为触探句(contact statement)。
追踪与触探是哈科米取向的两项基本的技巧。这些技巧都要求了解及明白别人内在经验的非语言的表达。
另一种要训练自己去注意的非语言信息是发现当事人的习惯,我们称之为指示(indicators)。
我有个来访者在第一次会谈时,无论她在讲话或是我对她讲话的时候,她都经常耸肩。
习惯性的耸肩很有可能意指当事人对事情能有改变失去希望,或者是成为当事人忧郁部分原因的习得无助感。
无论耸肩表示什么——它可能是“大概是”、“我无能为力”或是“我不知道”——就算不去想,我们都可以意会到。就算我们没有注意到小动作本身,它都可以影响到我们。
习惯性的行为通常是不被我们所察觉的,是自然的现象,因为习惯本来就是无意识的,我们通常把意识留给有需要的地方
在哈科米,我们必须注意到这些非语言的讯息,并且思考他们。这样的非语言习惯是非意识讯息的指针,也是我们想要协助当事人将其带入意识之中的。
当我们能够意识到这些指示,我们可以形成实验(experiment)——哈科米取向中一个关键的部分。


04 来一次温和的触碰

对非语言讯息的觉察是哈科米取向非常快速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不需要理解童年往事,或是当事人对于任何事件的感受。
我们只需要花数分钟观察当事人,直到我们注意到连接到影响当事人生活的无意识信念的指示。这也是当事人前来探索的主要目的。
在我们如此准备好被看见、敞开自我的情况下,慈爱(compassion)是唯一能够支持这样关系的精神。
慈爱不但是必须的,也是这样亲密连结之下最自然产生的结果。由于可能的指标与可能的体验如此丰富多变,此部分的历程可以充满创造力。
如果你发现一个好的指示,而且你根据指示创造了一个好的体验,你很可能会从当事人得到反应,而开始当事人的探索历程。
实验所获得的好反应包括:强烈的情绪、清楚意义的获得,或两者一同出现。当事人的反应也让你和他知道这个指标是重要的。
若是当事人产生的是情绪的反应,首先,我会温和的触摸当事人的手臂、肩膀或腿(或是请助手轻摸当事人)。
这是个支持的触碰,触摸其实是件非常自然的事。黑猩猩会彼此触摸,人与人之间,甚至小孩也会彼此触碰。
尽管,由于有些地方的法律限制咨询的身体接触,在个别咨询时你必须更小心。但是,我仍会坚持,以莎士比亚的话来说:“这种风俗,我却认为破除比遵守还体面些”。
如此温和的碰触通常有以下效果:它让当事人知道我们觉察到他/她的情绪,而且我们是同理的。它也显示我们是关注的,而且与他/她的当下经验同在。


05 相信安静的力量

我会做的第二件事也是同等的重要,我保持安静。这样的安静是我工作以来最大的改善之一。
之前,我会询问因体验而经历难过情绪的当事人:“这是什么样的难过?”或是“这个难过想起了什么?”但是这种问题可能会轻易打断情绪反应之后所产生的自然历程。
若是我只是将手放在当事人身上并安静等待,通常会协助当事人继续存在他/她的经验中。我当然可以直接告诉当事人“继续待在难过的经验中!”,但是这会让我主导当事人历程,而我不再如此做。
我要此历程自然展开,没有任何介入。《道德经》说:“取天下常以无事”。情绪的自然历程,在没有任何介入之下,会将记忆与信念带入意识之中理解。而这正是我们希望发生的。
在安静中,我们通常能够看见当事人浮现记忆、洞见,或是正在整合情绪经验的外在征兆。
当事人的脸进入深沉专注、轻微的点头显示正在理解或同意一些想法。整合与外在的非语言表达正在发生时,我不会打断此历程。
当事人正在搜集记忆与想法、理解他们;了解刚才发生的经验与久远前所留下困惑、痛苦、未完成或未理解的感受。
这样的时刻安静是最佳的,因为此时当事人正在做他们该做的工作,而且他们是从事此工作的最佳人选。
当事人会找寻最正确的记忆,清楚表达他们底层的信念。因此,我们只需等待,让历程自然展开。

通常在安静中,当事人的情绪加深,更具张力。关键的记忆浮现,充满痛苦与害怕。有时整个顺序看来如下:

(1)你尝试一个体验,引发情绪的反应。

(2)在当事人搜寻记忆与相关信息时,你安静等待。

(3)记忆或相关联的信息让情绪加深。

这样的历程形成循环:情绪,关联的记忆,加深的情绪,更多的关联记忆…等等。就像雪球一般,推动后就不停的滚下山坡。
当情绪具有张力时,我(或请助手)会给当事人拥抱。在当事人被拥抱时,他们可能继续哭泣,或在哭泣中进出。同时,他们会获得洞见与整合。
当此发生时,拥抱就是我们唯一需要做的事。

节选翻译自哈科米创办人朗‧克兹博士2006年11月2日在墨西哥的演讲。





<END>


复制搜一搜分享收藏划线



相关文章
每一次正念练习,都是对自己的善意关注
情绪管理|「转念」一想,其实还好
动画短片《你不是你的想法》|控制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试试这样做
串起念头的珍珠:觉察、发现与疗愈
分类浏览
最新文章
2024-01-02
每一次正念练习,都是对自己的善意关注
2024-01-02
情绪管理|「转念」一想,其实还好
2023-11-29
动画短片《你不是你的想法》|控制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试试这样做
2023-11-10
串起念头的珍珠:觉察、发现与疗愈